关于言顶

网络互助说关就关,分摊金却不能“说没就没”-广西新


更新时间:2021-11-15  浏览刺次数:


不可否认的是,网络互助解决了一部分人兜底保障的问题,具有现实的社会意义,但经营不规范、潜藏风险也引来诸多争议和质疑。对一件互联网创新产品而言,相比于稳健、持续的发展方式,风险管理的意识和能力更为关键,它不应该成为一桩轻浮的玩票行为。需要强调的是,网络互助虽然有公益性质,但对互联网平台而言,仍是一款产品,“声”情告白!广西日报传媒集团重磅推出快闪《唱支山,直接的收益是管理费,间接的收益是流量。

网络互助产品不能说开就开,应该加强监管,对此,外界讨论了很多。监管当然必要,但当前网络互助产品,面临着用户加速退出、分摊金上涨等困境,也要防止过于严厉的监管可能导致现存网络互助产品无以为继,进而损害消费者利益。此刻更重要的问题,应该是网络互助产品不能说关就关??平台完全无视那些支付了分摊金的消费者的利益,他们的钱也不能说没就没。

美团互助宣布关停,水滴互助宣布关停,轻松互助宣布关停,百度灯火互助在去年就宣布下线……从2015年网络互助进入大众视线,到2018年前后互联网巨头扎堆入场,再到如今行业遭遇瓶颈,网络互助平台频频关闭,引发广泛关注。

网络互助既然是平台推出的产品,平台和众多参与者之间自然存在一项合同。合同的单方面解除,哪怕在当初的合同文本中存在单方解约条款,对消费者造成的损失,也不能只是挥一挥衣袖、道一声再见。因为,动辄上亿的消费者参与到网络互助产品中来,目的不是为了做慈善,而是为了通过互助的方式,在将来自己需要帮助的时候获得帮助。

一些互助平台为什么决定退出?从产品的角度,非常容易解释。说白了,是平台进行现实的评估以后发现,网络互助产品的收益不够理想,吸引流量有限,也不够赚钱,所以决定关闭。基于此,对于现存的网络互助产品,舆论应该给予更多善意,因为它们至少遵守了契约,没有随便撕毁合同;真正值得追问的,应该是那些随意退出的平台:你们凭什么说关就关?消费者的保障凭什么说没就没?

现在,一些平台下架了网络互助产品,对那些分摊了互助金的消费者来说,等于成了纯粹做公益,本来可望获得的将来被帮助的期待利益,因平台单方解除合同而无法实现。这显然违背了消费者当初订立合同的根本目的,支付的那些分摊金,成了消费者的损失,而这,是需要有人予以赔偿的。可目前那些宣布关停网络互助产品的平台,却从未提出过赔偿之事,消费者支付的分摊金,无法兑现,付之东流。

网络互助产品的价值,或者说网络互助产品之所以能吸引人,就在于它给了一个长期的允诺:你现在帮助了别人,将来等你需要帮助的时候,别人也会来帮助你。不准备长期干下去,只玩一票流量就撤,对于这样的平台,监管不应该任由它们撤得太轻松。不玩可以,消费者支付的分摊金,每一笔都应该退回,参与网络互助的人是为了互助,平台既然不打算玩了,互助目的无法实现,支付出去的分摊金就应该由平台来买单,而不是被单方面剥夺了期待利益的无辜消费者。(舒圣祥)
 

一人患病,众人分摊。网络互助产品,因为“我为人人,人人为我”的理念,曾经是网络平台吸引流量的标配。没想到的是,曾经的一哄而入,如今却面临一哄而散。除了蚂蚁旗下的相互宝等产品仍在支撑以外,更多的网络互助产品接二连三都没了。相关平台几乎都是简简单单发个通知,就单方面说关就关了,不说什么征求消费者意见,甚至根本听不到一声“对不起”。